大猿来信(20)- 金陵,2020冬季第一场雪你发圈了吗?

日期:2020-12-29 13:34:07
你好,这是大猿的第20封来信,这次聊聊雪天里的事儿。


前两天的夜里,金陵飘起了雪,不期而遇的小雪,让朋友圈炸开了锅。大伙儿纷纷拍照,感叹着,喧闹非凡。

 

我的孩子听说下雪了,早上起床就嚷嚷着到外面堆雪人,可惜了,雪下得不大,草坪上的积雪所剩无几,只有几处阴凉地还覆盖着薄薄的一层雪。那点儿量,滚个巴掌大的雪球都不够。

 

雪倒是很讨人喜的,老人们常说瑞雪兆丰年;年轻人觉得,下雪天,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呢,于是默默的拿起手机下了一单;小孩子才不管呢,他们只想着玩儿,堆雪人儿、打雪仗,快活着呢。

 

小时候,总是期盼着下雪,下了雪,就总能找点乐子玩儿,看着雪花飘落,总是希望再下大一些,直到四顾一望,并无二色为止。可算是盼到大雪了,和小伙伴们能乐呵玩耍三五天。

 

不但是我们,古人也有此心境。《红楼梦》第49回-玻璃世界白雪红梅,脂粉香娃割腥啖膻。这一回有大篇文字,介绍大观园的小伙伴在下雪天的娱乐活动,如果当时有vlog,发网上准火。

 

里面有段文字描写宝玉的心理活动,摘抄如下:
 

宝玉道:只是今日晚了,若到了明儿晴了,又无趣。

众人道:这雪未必晴,纵晴了,这一夜下的也够赏了。

 

天刚亮,宝玉就爬起来,掀开帐子一看,虽门窗尚掩,只见窗户上光辉夺目,心内早踌躇起来,埋怨定是晴了。

 

一面忙起来,揭起窗屉,从玻璃窗内往外一看,原来不是日光,竟是一夜大雪,下将有一尺多厚。

 

 

宝玉此时欢喜非常,忙唤人起来,盥洗已毕,只穿一件茄色哆罗呢狐皮袄子,罩一件海龙皮小小鹰膀褂,束了腰,披了玉针蓑,戴上金藤笠,登上沙棠屐,忙忙的往芦雪广来。

 

以上是雪芹描写的一段宝玉期雪的场景,相信读到此段文字的你,也都会想到小时候期待下雪的心情吧,代入感极强。

 

况且雪芹所写的大观园儿女们在雪天里,玩得都是高大上的娱乐游戏,高级的有写诗比赛,俗气的有吃烧烤,但人家烤的是鹿肉...完全吃不起。你能想象大观园的那些女子们在下雪天里,一边吟诗,一边烧烤,时不时的还撸起袖子大快朵颐吃鹿肉的场景吗...想想都乐死了。

 

大观园的孩子们在下雪天吟诗作乐,是平常的事儿,就连处于文盲的王熙凤都还能憋出个“一夜北风紧"的诗句,何况宝玉黛玉乎。

 

看来,时代不同,但触景生情,踏雪寻乐的事儿,古今没有不同。

 

说起雪,我脑子立刻就会飘起一段旋律-刀郎的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,这首歌到现在2020年的第一场雪,相隔快20年了。


时间过得快吗?快!时间过得慢吗?慢!

 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 

因为时间往前看很远,比如20年后,你会觉得相隔天涯,遥不可及,所以慢。

 

但时间往后看却很近,比如20年前,你却觉得恍如昨天,近在咫尺,所以很快。

 

这就是2020年,我在金陵冬季第一场雪的有感。瑞雪到,望来年,诸事顺。

 

 

祝冬安。